3分28

                                                  来源:3分28
                                                  发稿时间:2020-07-07 11:46:47

                                                  需要看到,香港国安法通过并实施以来,香港社会的信心大增,股市的积极反应就是重要表现之一。这种信心就是对国安法将得到坚决落实、香港将从此逐渐走向稳定的信心。让国安法实施成为香港局势的真正转折,使这座城市摆脱长期动荡,回到全面发展的正轨,这是全体港人的共同核心利益之所在。

                                                  行政长官同时出任香港国安委主席,必然要负责指定审理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的法官名单。如果这个权力旁落,行政长官对国家安全的责任也必然虚化,国安法在香港的落实责任链就将中断。

                                                  “你这是强词夺理,你不知道这是在干涉中国内政吗?”赵立坚反问。彭博社7月6日报道,安哥拉前总统长女伊莎贝尔·多斯桑托斯于2019年12月被指控利用其父在位38年期间使安哥拉政府损失数十亿美元。伊莎贝尔于6日通过电子邮件发表声明称可于安哥拉政府合作,并找出真相;她还表示将一如既往地与正义合作,澄清她的声誉和家族名誉。

                                                  安哥拉总检察长办公室曾于5月12日表示,伊莎贝尔面临几起民事和刑事指控,安哥拉政府要求其赔偿超过50亿美元。伊莎贝尔自2018年以来一直在安哥拉之外居住,她在安哥拉的财产已于2019年年底被冻结。据《福布斯》估计,被冻结资产价值超过4亿美元,其中包括安哥拉移动电信公司的股份,以及安哥拉两家银行的股份。今年2月,葡萄牙检方冻结了她在该国的银行帐户。上周,葡萄牙政府控制了她持有的电气设备生产商72%的股份,目前正在为此寻找买家。

                                                  日前加拿大外长商鹏飞发表声明,宣布加方禁止向香港出口敏感军事物品,并且暂停同香港的引渡条约。赵立坚在记者会上就加方有关涉港错误言论以及所宣布的举措表态称,中方强烈谴责,并保留作出进一步反应的权利,由此造成的一切后果将完全由加方承担。

                                                  我们要准确理解基本法,而不能仅凭一种印象。香港特区的政治体制是以行政长官为核心的行政主导体制,而非“三权分立”。基本法对行政长官赋予了“双首长”的权力,即行政长官不仅是特区行政机关的首长,同时更是特别行政区的首长。行政长官是唯一可以代表特区对中央负责的人。以“司法独立”的理由架空、削弱或分割行政长官的权力,有违基本法和国安法的规定,会对香港的政治体制造成冲击。

                                                  众所周知,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司法独立是“一国两制”的重要内涵之一,因为这种重要性,北京从不存在破坏它的动机。同样因为它很重要,香港社会,尤其是法律界要对它有准确理解,不应出于政治原因或者价值观偏好任意对它进行扩大化的解释。

                                                  根据《福布斯》估值,伊莎贝尔的个人净资产曾高达22亿美元,是整个非洲大陆首位“十亿级”女富豪,2015年曾荣登全球百位最具影响力女性排行榜。2019年,来自20个国家的记者进行了为期半年的调查,曝光了70余万份资料,揭露了非洲女“首富”伊莎贝尔在能源、珠宝、通信和地产等行业的大量可疑商业活动。2019年年底,安哥拉法院正式下令冻结伊莎贝尔在国内银行的账户、没收其国内公司股份,国家检方也以涉嫌贪腐对她发起刑事调查。

                                                  伊莎贝尔在6日的声明中表示,安哥拉政府称不知道她的下落或无法与她取得联系是不实消息。她还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并表示安哥拉当局针对她的指控是出于政治动机。

                                                  近日,香港特别行政区终审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国能对香港国安法提出质疑,认为由行政长官指定法官审理国家安全案件会损害香港的司法独立,受到香港大律师工会和某些当地学者及立法会议员的呼应。我们认为,李国能的观点站不住脚,他这样做的实际效果对香港也是不好的。